安徽交运集团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
今天是:
站内搜索:
天气情况:
乘车站:
终点站:
 
  企业文化
当前页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职工园地  博客天地
 
下雨的日子 潜山分公司 张玲
2020-01-17

刘勇看着窗外的雨水哗哗的下着,心里烦躁、懊恼,这是咋回事呢?咋的呢?不应该这样啊。他摸摸口袋里的车钥匙,皱皱眉,停顿了一下。

“去接她回来。接她吧。唉!怎这样呢?现在怎这样了?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地说吗?我们可是一路牵手走过来的呀?”

刘勇将手伸进口袋里,摸着已经让自己的手抚摸得很光滑的钥匙。片刻,拿出来,钥匙在手中泛着暗黑色的光。“对!去接她。我要当面说清楚。不能这样。”他推开门,撑起雨伞,走到车子旁边。

雨下得更大了。雨水从伞面上直溜溜地扑下来,与后背擦身而过,飞溅的水珠依然将衣服打湿,雨芒水箭瞬间浸湿裤脚,水泽还慢慢向上弥漫、浸润。“哗”刘勇拉开车门。一股风吼叫着,夹着雨水向车内扑去。他赶紧上车关上车门。

雨不依不饶地下着,像是谁用木瓢一瓢接一瓢地沷下来,严丝合缝地遮挡着车前视玻璃。刘勇将车子发动。拔了一下雨刮器,玻璃上的雨帘一下子被分开、收拢、再分开。

一层薄薄的水雾悄悄地蒙上玻璃,有点淡,但足以遮挡视线。刘勇下意识地伸出手,在玻璃上擦一擦,玻璃瞬间清晰明亮起来。可是水雾又弥漫在擦过的痕迹上再一次遮挡视线,外面的雨水也在分分合合中淹没那道清晰与透亮。

刘勇再次伸出手去擦,想了想又收回手臂,伸手按在了去雾键,调高风速。风呼呼地吹着,玻璃上的雾慢慢退却。

这雨水,咋就那么不留情啊?其实。以前不是很好吗?记得也是这样一个雨天,下班时我们在公交车站正好遇到。公交车来的时候,看你没带伞我顺手给你撑伞让你先上了车,你当时感激又羞涩的眼神,我现在还记得。从那天开始我们认识了,接着是相知相爱并走上婚姻的殿堂。结婚后,你还笑着说以后不准我给其他的美女撑伞,免得再生情愫。当然,我没有再给任何女人撑伞,除了母亲。

想到这里,刘勇忍不住嘴角翘了翘,笑,记忆还在那儿。

车里的雾气渐渐消失,车窗外的雨坠落的节奏也在放缓,刘勇打开车灯,车子徐徐起步在夜色里,路边的树枝上挂满晶莹的水珠,雨丝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丝丝亮光。

一个转弯,车子到小区门口,灯光向小区的门前扫去。忽然,一个身影停顿在灯光里,她用伞挡住了半个身子,将强烈的灯光隔离在遮挡之外。刘勇下意识的将车子停下。这个身影好熟悉。是她?她回来了?

刘永赶紧下车,向那个身影跑过去,“阿春,是你吗?回来了?”那个身影一振,侧挡的伞抬高并松开了一些,露出一双忧郁的眼睛。看到是刘勇。喃喃地说;“是我。”“回来了,好,我正准备去接你呢。”刘勇搓着手,笑笑说,有点意外又有点尴尬。

雨,渐止,零星的水点依然在飘,阿春向前挪了一步,将手中的伞移到刘勇的身上。

“以为你生气不回家了呢,准备去接你,没想到你回来了。”刘勇小声的说。

“本不想回来的,想想今天是你生日,饶你一次,就回来了。”阿春顽皮一笑。

“啊?今天是我生日?我都忘了。谢谢!”刘勇一拍脑门说。

“上车,回家!”刘勇一把揽住阿春的肩膀说。

 
城阳区王珍美安贞门诊部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青岛市城阳区长城路133号 联系电话:0532-5511641 联系传真:0532-5513267

备案序号:鲁ICP备16026758号-2